心脏支架技术引发专利权属纠纷 - 杭州君度专利代理事务所_智慧火

心脏支架技术引发专利权属纠纷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年9月12日

  华裔科学家周功耀带着他自认为最前沿的可降解合金心脏支架技术回国创业,项目也一度被看好,引来了国内知名药企数千万元的大手笔投入。然而,5年后,合作公司却已经实质上停顿,不仅产品没能进入市场,双方还因为专利权属纠纷将官司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

  技术前景广阔,药企入股

  周功耀是知名的材料科学家,特别是在3D打印领域,他声名显赫,目前担任中国及世界3D打印技术产业联盟副理事长。周功耀早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后来出国留学并留在美国从事教学及科研工作,目前是美国爵硕大学终身教授、美国机械工程学会资深会士,还是西安交通大学特聘教授。

  支架微创介入治疗技术被视为20世纪心脑血管疾病领域划时代的成果,目前已在全球普及性推广应用,提高了中老年患者生活质量。全球每年死于心血管疾病的患者达1500万人,并因生存环境和不良生活习惯等原因呈现年轻化发展趋势。在我国,冠心病患者超过1000万人,心血管介入材料的年市场需求量已达300亿元,介入治疗例数平均年增长15%-25%。虽然国产冠脉金属支架已占据国内市场份额70%以上,但支架原材料(细径薄壁金属管材)在国内仍无法生产,全部需要进口。

  正是看准了这一市场需求,2012年,周功耀怀揣梦想,带着他的可降解合金技术回到西安,意欲在可降解合金心脏支架这一全球领先的项目上有所作为。

  2012年12月周功耀选择陕西省工业技术研究院作为合作对象,并由其哥哥屈功奇代为出面,成立了西安爱德万思医疗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爱德万思),对可降解合金心脏支架这项技术进行研发。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公司项目取得可喜的进展,不但加工出了生物可降解锌合金超细管材,而且雕刻出了全球首枚生物可降解锌合金冠脉支架。但到了2014年1月,爱德万思前期筹措的700万元资金已经所剩无几,项目推进面临资金缺口。

  据周功耀介绍,2014年2月,上海第二届全球生物材料论坛召开,主办方邀请他担任大会主席并作主题发言,当周功耀公开他的可降解锌合金心脏支架技术前景后,多家参会企业均表现出高度兴趣,国内知名药企长春高新技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春高新)现任总经理安吉祥迅速找到周功耀,商谈可降解锌合金心脏支架技术的合作事宜。

  项目遇到困难,分歧产生

  双方经过一系列商谈,最终爱德万思新老股东于2015年5月签订了增资协议,由于协议约定保密,所以具体内容不得而知。但根据此后爱德万思注册资金增为2622万元的公司章程,可以发现:长春高新、吉林省国家生物产业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和北京银河吉星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分别持有爱德万思股权44.5081%、17.7981%和1.2713%,并承诺在2017年7月15日前分别以2600万元、1400万元、100万元认缴新增注册资本1367万元;爱德万思其余股东陕西工业技术研究院、屈功奇、张庆伟在“公司研发的生物可降解冠脉支架产品成功上市之前,不向公司现有股东以外的单位或个人转让其所持有的公司股权”;如果“研发的生物可降解体内植入材料技术产品未能在合理期限内上市,并且没有成功上市的希望”,或者“发生严重亏损,无力继续经营”,公司应解散,但“屈功奇对555万元注册资本出资对应的剩余财产部分不参与分配,其他各股东根据投资比例进行分配”。

  周功耀解释说,认购增资的长春高新等3家公司是行动一致人,屈功奇和张庆伟为周功耀代持股权,屈功奇555万元注册资本对应的就是评估价3344万元的三项可降解锌合金材料及其心脏冠脉支架制作技术知识产权,当时放弃该知识产权清算权是为了爱德万思获得4100万元研发投资。自2015年5月长春高新对爱德万思进行增资并实质性控制公司后,时任长春高新董事长的杨占民担任公司董事长,周功耀担任公司技术总监。至2016年8月,研发工作开展得比较顺利,长春高新及其一致行动人也按照增资协议约定投入了总投资4100万元的一半2050万元,但长春高新承诺的必须在2017年7月15日前投入爱德万思的剩余2050万元,却一直没有兑现。

  2016年3月21日,杨占民在长春高新2015年度业绩说明会上公开表示,可降解锌合金冠脉支架项目进展顺利,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长春高新2016年A股配股说明书中明确,爱德万思的可降解锌合金心脏支架项目需要融资1.5亿元,该配股融资当年顺利完成。但2020年3月25日,长春高新公告承认至今未向爱德万思的募集资金专户拨付过募集资金,并承认已将上述募集资金专户办理注销手续。

  周功耀认为,矛盾始自于2016年底,当时公司研发的壁厚120微米的第一代可降解锌合金冠脉支架,在几百只老鼠和兔子等小动物实验上结果良好,在阜外医院做的几十只荷兰猪的大动物预实验结果也很好。但爱德万思时任负责人坚持要求把支架厚度改为100微米,结果100微米支架在植入荷兰猪体内因过早降解而造成支架塌陷,引起较严重的血管增生,长春高新因此在2017年初停止履行对爱德万思投入2050万元的义务。

  周功耀称,此后,杨占民决定中止这个项目。爱德万思从2017年初至今,实质上处于休克状态,如今研发人员被遣散,关键固定资产出售,研发场地已经退租,爱德万思只剩下一个公司名字。

  对于周功耀的以上说法,记者与杨占民取得联系,其表示已经退休,愿意配合采访,并让记者与长春高新现任总经理安吉祥联系核实有关情况。但此后,记者多次、通过多种方式与安吉祥联系,均未能得到其回应。

  专利追回无果,起诉维权

  周功耀表示,他还想继续从事他的可降解合金心脏支架研发,但他做不了。因为长春高新增资爱德万思时,他的三项技术已作价555万元注册资本入股了爱德万思;2015年3月,周功耀将其早年在美国单独掌握的4项含铁生物可降解锌合金材料技术申请了专利,但这4件专利后来因屈功奇受长春高新诱骗于2017年被转至爱德万思名下。另外,在2016年至2017年,周功耀在爱德万思主导研发的其余5件专利是以爱德万思名义申请的。

  对于前述专利申请最终有3件于2019年驳回,周功耀表示痛心疾首,因为他2017年7月已被迫不再担任公司的技术总监,无法对这3件专利进行修改补正了。

  2019年7至9月,经4次向长春高新等爱德万思股东发函协商未果后,周功耀认为,爱德万思的现状势必导致其无清算权的知识产权被无偿剥夺,为了继续实现自己世界首创的生物可降解锌合金产品上市梦想,在世界医疗器械史上实现中国人的创举,毅然决定与屈功奇一起解除2015年签订的增资协议,随后通知爱德万思归还入股的3件专利技术、并将其余9件专利技术与他们共享,以作为对屈功奇/周功耀守约及双方利益平衡的补救措施,但被拒绝。周功耀遂决定由屈功奇出面提起诉讼,解决纠纷。

  2019年11月,屈功奇向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西安中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爱德万思将“一种医用生物可降解锌合金毛细管材的制备方法技术”“一种人体可吸收的耐蚀高强韧锌合金植入材料”和“一种人体可吸收的耐蚀高强韧锌镁合金植入材料”等3件专利或专利申请的权属归还屈功奇,另外9件生物可降解材料专利或专利申请的权属由爱德万思与屈功奇共有且任何一方可单独使用或处置专利权中的各自共有部分,这些争议被分为12个专利权权属纠纷案。

  屈功奇一方的理由是长春高新拒绝支付一半增资对价款,已实质违约,且无法实现爱德万思增资目的,构成根本违约,协议守约方的屈功奇因此单独行使了解除协议的权利,而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规定,也就是我国合同法第九十七条合同解除后当事人可以要求恢复原状及要求补偿的法律规定,构成了屈功奇诉讼请求的法律依据。

  爱德万思则认为,这12个案件并不是专利权权属纠纷,而是基于一方违约而要求行使合同约定解除权的案件,屈功奇应向长春高新主张违约责任;涉案3件专利作为屈功奇一方作价入股爱德万思,已经成为公司法人财产,股东本人不能再对此主张权利;另外9件专利是爱德万思自行研发、自行提出申请专利,与屈功奇无关,即使周功耀等人参与了研发,根据增资协议的约定,其亦无权主张相关专利权。

  西安中院经审理认为,屈功奇名下的三项专有技术已经作价入股爱德万思,此后取得的专利也登记在爱德万思名下,在此案中对增资协议是否能够因屈功奇行使解除权而解除不予涉及,且即使协议可以解除,该协议的解除后果也不能对爱德万思的财产权利产生影响,对爱德万思的财产分割只能待公司解散并经过清算程序处理。西安中院于2019年底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屈功奇的诉讼请求。

  屈功奇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提起上诉。

  2020年7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对这12起专利权权属纠纷案件进行了合并审理,在线开庭。

  庭审中,法庭主要审理了争议的12个知识产权的权属来源与现状,审理焦点在于:其中3件专利申请在申请阶段被驳回,并未获得授权,屈功奇的请求是否具有意义;4件含铁锌合金生物可降解材料专利是否为职务发明;除3件出资入股专利技术请求外,屈功奇主张的其余9件专利或专利申请的权属归双方共有且任何一方可单独使用或处置专利权中的各自共有部分,是否有法律依据。

  庭审持续了近7个小时,周功耀作为其哥哥屈功奇的代理人在美国参加了此次线上开庭。

  法庭当场没有作出判决,同时决定将针对增资协议的争议再次不公开开庭审理。本报将继续关注案件进展。(记者 祝文明)



  免责声明:本网转载或编译文章原文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网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涉及文章版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本网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